//

2010/07/06

撒嘢记

迎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趁星期天不繁忙的联邦大道,带摩西驶往集合点。这匹得以脱缰的野马,牺牲赖在床在等晒到屁股的阳光,兴致勃勃脱缰去。

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我们都不说话,我们只比手语,我们听而不闻,带摩西一起参与聋人的活动原因有二:
一,看看不同的世界
二,看看外面的世界

抵达农业公园大约9.30分,太阳不晒,是个踩脚踏车的好日子,不过脚车还没踩,老天爷先下了一场雨,在雨中追逐巴士,另有一番浪漫。聋人的笑声和我们一样,充满快乐。他们发出声的笑声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反之没有没有出声的笑,就是我们在字典也可以找到的各种形式的笑:憨笑、微笑、狞笑、冷笑、眉开眼笑。

聋人区分他们的社群为Deaf,大写的D,因为是特别名词社群,把我们的社群称为Hearing,也是大写的H。而在聋人社群的单位内不单只是聋人而已,并且包括翻译员,聋人之友(Friends of Deaf)即学习手语的人,和聋人的家人(CODA)child of deaf adult. 在CODA之下,衍生了SODA即sibling of deaf adult.

摩西不会骑踏车,他是城市的假野马,却嚷着要学骑,终究敌不过惧怕,放弃骑铁马,因此撒嘢出自假野马不敢骑铁马,嘢而不野,因为他不是顽横,而是撒娇,最后打退堂鼓,随众人坐巴士。大家说我和摩西像两兄弟,我认为我以前在他现在年龄的心境比较像,缺少探险。

这次的行程漏了最刺激的Skytrex,甚属遗憾,不过已经开始招兵买马,筹备下一次探Skytrex险。

2010/07/01

微分脱险过关

有一种心情叫,期待。
还有有一种心情叫不敢期望。
把两种心情混合,我称它为,惆怅。

握着可欣递来的成绩册,先不看评语,先看分数,总分72.3%,微分跨越及格的栏杆,虽然不满意但总好过重考,微微平伏了心情,先阅读露西在3项Assignment给的评论,有弹有赞,重点是我终于明白参加workshop的含义,促使我想更积极参与workshop,以及促进手语的交流空间,不止于传达资讯给聋人社群,更是扩展聋人社交的途径。

接下来是我之前最忧虑的词组测验评分,只获得总分10分的4.5分,因为没有充分准备,而且必要在短时间背完整本课本的词组,要怪就怪自己临时抱佛脚,偷懒不用功。其余的测验项目皆在“满意”的水平顺利过关。

可欣与安东尼,一个是监考导师,一个是课堂导师。监考意为补助考试前的准备,还加上课堂讲义复习,其实不止感谢可欣与安东尼的循循教导,还有Anne Laura, 一位资深的第二级手语导师,曾替安东尼代课,对于她生动的课堂讲义印象深刻。还有露西,一位担任近20年的聋人翻译员,对于她所分享的经验,以及聋人社群的文化获益量多。

除此以外鸣谢众多受邀参与评审的聋人嘉宾,Jessica, Dino, Boniface, Amir, Kimberly, Susie Ng, Seam Yee, Yan, Sok Pin, Selina Ooi. 你们成就了我们第一级手语班所有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