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9

母亲节快乐

《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邻居大婶是家庭保姆,每天清晨家长准时送来小孩看管,小孩依依不舍的哭声,和家长坚决的喝声谱成一首有趣的亲子合奏曲。外甥摩西小时候也是这样,我姐在他满一岁才从新投入职场,每当他母亲要出门工作,我会抱他到后门看猫咪,等他母亲出门了,可怜的小摩西没有得看猫咪,连妈咪也没得看了。

那时候我初中五考完评估考试在家无事,就帮忙母亲看管摩西。他有过动儿倾向,在baby walker里他竭尽所能满足他在我怀抱里所受到限制,看管这样的小孩的确不容易,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每天下午六点半抱着他坐在门口等我姐姐回来,我告诉他妈咪会那个方向的视线出现,他一动不动注视我指的方向,等到他妈咪出现他就双脚摆动,双手举高,迫不及待要抱抱。后来我在他的baby walker绑上绳子,但不久之后他学会爬行、走路、奔跑、学语、认字、上学……这么多外甥、外甥女当中我和他的互动最多,见过我们的人会以为我们是两兄弟。摩西在我的记忆里停留在他上小学之前,上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毕业的时间好像发生在同一天。

亲子微妙的关系不止于合奏曲,还有一个更有趣的是在小贩中心看到的母亲喂小孩吃面条,小孩应该不到两岁,他要吃青菜,母亲夹了面条,他啊啊摇头;母亲夹了鱼丸,他又啊啊摇头,后来夹了青菜,小孩啊啊点头。这些生活化的人物在我们的四周穿插上演,用心看这些生活情节,离不开一个 “爱“ 字。母亲的爱无法衡量,用一世也不能偿还,动物尚且有反哺之能,何况人类。

我母亲康氏虽然体格娇小,可是持家有道,Melanie一席话使母亲的伟大更透彻,她说 “你母亲很会存钱,她把积蓄都留给你的教育。“  愧疚感差点崩破泪水的墙坝倾目而出。我相信每一位母亲都伟大,即使你不认同你母亲的处事手法,不管你对你母亲有多不满,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大的隔膜,母亲绝对不会让你穷途末路,愿天下所有母亲,母亲节快乐。

2011/05/02

不速来电


手机荧幕出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断与迪仔的谈话,接听后电话另端传来陌生的女声,她自我介绍原来是老同学,她问是否收到另一同学的简讯,这样的疑问通常为二,一为喜事,二为白事。我错愕没有收到任何由旧同学发出的简讯,(切入话题了)她说她们在筹募一项回馈母校活动,由受业班主任号召,为单亲家庭筹募100个上学书包。当机立断地我开门见山问道募捐的数额,不喜欢这种的纠缠。她说了一个数目,我想了一秒,决定不捐,答道先让我考虑,我会联络洪主席。

数目其实不大,恻隐之心岂止那个数目,原因在于肥水不入外人田的心理,我大姐也是单亲抚养她的儿子,况且她失业,有多余的经济能力我会先考虑到家人,也许这样的想法比较小家吧。与这位老同学的互动其实不多,同学聚会她只是与几个相见和好的同学聊,她结婚也没有派我请柬,意境上我们是泛泛之交。

6个小时后,这个很有心的老同学传来一封简讯,显然是余力的游说。我婉转回拒谢谢,这募捐超出我的预算。打铁趁热的她继续询问关于保险保单的事,触动我防范的两大机关,一保险、二直销。为了不让局面僵持,我简短地回复保险是由姐夫代理,意思是说保险由直属姐夫代理很难转保甚至投保。有时候,不识趣的态度会叫人纳闷烦感,在层面上是拒绝继续谈论这话题。她穷追不舍,问道买了多少年,多少钱。我直呼救命,本想以中文回复不需再纠缠了,你不可能在我身上卖出任何保单,但我没有。静悄悄地,我删除她发出的这封讯息,当作我从来没有收到,也没有保存她的电话号码,大家没有撕破脸,若在同学聚会上看到你,我会给你一个单纯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