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6

[好文]只要恋爱不要肥

外表这东西虽然不是绝对重要,但在爱情里,还真无法否定它存在的重要性!

刚在一起时,约会前会记得先洗个澡、修修鼻毛、剪剪指甲、打扮的适当又有型,顺便再沥上香水,就连已经两个月没有洗的牛仔裤,都不忘使用熊宝贝芳香喷剂。私底下努力维持身材保持皮肤,偷偷放屁时,还会走远一点尽量别被对方发现。

但是,时间似乎是很容易就带走些什么!

交 往以来对我们来说事事都还算过的去,但,唯一渐渐失控的二人的肚子,居然就十分有默契一起软弱发福了起来。不只是好久不见失联的腹肌一去不回,现在得要用 力吸气才能维持平坦。一个对食物冷感,不太爱吃正餐更别说是零食的我;还有生活作息乱到,根本没规律在进食的你,“发胖”这字眼原本是不存在在你我的字典 里,实在很想把一切的错,归咎于过了25岁新陈代谢变慢上。

但事实摆在眼前的是…

人类这种生物还真奇怪,自己做来非常自然的不健康习惯,在恋爱里却不准对方这么做。互相禁止忽视进食这件事的结果就是,现在捏着彼此的腰头肉开玩笑。这就是所谓的恋爱幸福胖吧!原来肥胖这种事,经过包装也是可以变得十分美丽!

Anyway,还有籍口可以对彼此说上:“亲爱的,就算你胖到120公斤我还是一样爱你”的我们;走!咱们下楼去买洋芋片当宵夜!减肥的事,等体重计破表再说吧!

2009/04/23

之二:时间

梅子专卖店摆卖形形色色,琳琅满目的阉梅子,红的、黄的、黑的,这里的人叫“咸酸甜”,应该是阉梅子具备这三味。其实梅子店开在这老新村的生意并不好,幸好不是开来维持生计,纯脆是为了兴趣,这里的租金便宜,重点是这里的生活纯朴,没有城市的紧张,尽管都市女子偏爱这一罈罈用特制阉醋阉成的咸酸甜梅子。

她挺着大大的肚子,脚步有点踉跄,小心翼翼走进店里,孕妇吃酸梅,司空见惯,可是她却犹豫不知道选择哪一种口味。
“试试这个,无籽,口味偏酸。”
“呃,我不吃酸梅。”
气氛冷了下来。她咬指头的模样像及当年怀孕的我,莫名的惜玉悠然而生。
“应该有6个月了吧?”
“7个月了。”
“我这里有梅子酱饼干,是我自己烘焙的,来,试试。”说着,并拉了她的手腕到茶桌。两个女人就这样熟了起来。

从此以后她每天都来店里聊天,一坐就半天,反正店里没什么客人,有个人聊聊天,时间很快就过了。孩子的爸走了,她坚决要独力抚养小孩,父母都反对,她很倔强,像我年轻的时候那么倔强,我认她做我的小妹子,我们的个性太相似了。小妹子喜欢讨教阉梅子的制方,在我的熏陶下,她渐渐爱上甜味黑梅子,去籽的功夫比较麻烦,但是可以带给吃的人满足的口感,那是阉梅子的第一法则。

那天小妹子没有来,小妹子分娩了,却来了一个瘦弱男子,看他不似食欲不振,却一副病态的模样,他要了一包酸味梅子。
“先生,你是买来开胃的吗?”
“哦,不是,只是怀念那酸甜的口感。”
他的肤色似乎没有血色,有点淡淡的青,那是骨骼的颜色。
“男人爱吃梅子,我还满期待的。”
他似乎没有力气开怀的笑,只是微微裂嘴呈U形。
我犹豫了一下,打开那封密好久的红盖罈子,“试试这个,超酸的。”
他挑了一颗放进口里,眉头没有皱一下。“极品,再来一颗。”

看着他竟然对极酸的梅子吃出快感,我的眼角浮现泪光。这所谓的极品酸梅是我的男人在抛弃我的时候,以泪水阉制的,这么多年来我还无法完全释怀他当年绝情而去,在阉制的过程都有泪水为佐。是这个男人让我看到极点的转折,在打开罈盖的刹那,我已经原谅了我的男人。这个帮助我打开心门迎接新生活的瘦弱男子听说得了重病,传了三代的老祖屋已经公开销售,不知道为何他非卖出祖屋不可。

2009/04/22

之一:遗忘

当他们走进来,明显地看出他们是一对夫妇,男的走在女的后面,这是女人当家的家庭。虽然没有泼妇的模样,却看得出男的千依百顺,即使那女的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摘给她。女的劈头就问:
“这房子卖多少?”
“20万。”
“这里几间房?”
“3间,还有一间是榻楼,所以是四间。”
“可以看看厕所吗?”
“这里请。”

感觉上她会是比较难应付的把子,如果要让房子顺利易手,应该向她的先生着手。
“20万不是大数目,老公我们把那间公寓卖出去,剩的当这里的装修费,我只想要清静的地方,不嘈杂。” 她嗲声说。
看来她有很强的意愿买下这间半残不烂的老式排屋,这样也好,马上可以易主,手上有一笔资金总比较好办事。地下的老祖宗要是复活了,肯定要把他手上的拐杖乱棍打死这卖出祖业家产的不孝子孙。
“先生,这里的邻居不难相处,他们非常友善,而且后房是当书房的不二选择。”
看他样子老老实实,应该是个书虫子。

吃药时间的闹钟响了。“对不起,失陪一下,因为有点感冒,先去吃药了。”每一次吃药都要承受那暂时性的手掌冰冷,鼻涕流不止,双脚无力,昏晕作呕。这些都是药物的副作用,如果这些副作用可以延长生命活久一点的,那已经值得去承受这样的煎熬了。已经忘了那时候的感觉和反应,来得好突然,那个人说:“我得了爱滋,你最好去验一下。” 然后只剩下“嘟……”,留下一脸呆愣,久久未能回神过来,心跳声也似乎剩下“嘟……”直线,跌到谷地。

年轻时候的风花雪月,彻夜不眠,舞动不休。喝酒泡妞,如家常便饭,甚至药丸性爱,就好像快餐那么方便,那么快捷,那是一种浪漫的感觉,还是不必负责任的热情?那年24岁,丰华灿烂,12年后,枯萎待毙。凋零的植物不需要华丽的绿屋,多撒的肥料只是浪费,多浇的水只是流失。

10分钟的药性副作用很快就会消失,整理一下那丝丝掉落在肩膀的头发,继续面对那对夫妇,用卖出房子的钱去换取延续生命的药物,一直到生命最微弱的时刻,那时候也不会有人记得曾经出现过的这个人。

2009/04/18

另一波攻击

迁站(迁移网站)一事终于稳定化,还以为可以在星期五喘一口气,怎么知道一向来让我引以为荣的MailEnable邮件主机管理系统突然发难,杀我一个措手不及,这架主机在平时很少管理。
其一,客户向来很少投报邮件收发的问题;

其二,良好垃圾邮件过滤系统。
怎知这主机突然在17/04星期五发生spool conjested,结果被迫在周末开工,替他们迁移到另一台邮件主机 SmarterMail。

谈到迁移邮件主机服务,有些客户难免小题大做,担心down time啦,邮件收不到影响业务啦,老实说,迁移邮件比迁移网站简单得多。邮件系统的protocol相对单纯多了,不像网页还要顾及script的版本,好像php ver 4.0 与 5.0 的分别,还有兼容性[compatibility]。如果网页牵涉到资料库[database],要处理的功夫则更多了。

其实面对shared hosting (一般称为non-premium hosting) 的客户是蛮恼人的,因为他们不是IT savvy,基本上他们需要一番解释才明白某些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而且是主机服务商
(hosting service provider) 所预料不到的。相对之下,co-location或dedicated (一般称为premium hosting) 的客户就好谈多了,他们大多数是IT背景,大家算是同行,一点就明,再说更清。

但有些时候,问题发生了,大家难免会推卸责任,把问题推到服务商那里,我也会这样做,因为客户联络不到主机房那边的人,只要把问题说得圆一点,体面一点,似乎是很容易瞒天过海的,但是不能常常这样,招式用老了,客户会对怀疑,甚至质疑服务商的操守,如果主机房真的那么烂,为什么不换家比较可靠的。

谈到服务的效率,我不能不给AIMS加分,他们的支援人员同样是马来人,素质方面就比其他两家好几倍,曾经有一次夜访TM,那些支援人员在看足球锦标赛,对我们进出主机房视若无睹。

另一波攻击,拭目以待。

2009/04/17

浮现的月牙

月牙的浮现
代表一月复始 
代表一个周期 [period 或cycle]
为一个浮现的月形
为一个明朗的天空

2009/04/16

Sushi bonanza

对于不太讲究,或刚刚开始接触日本料理的朋友来说,这的确是一项诱惑。但是那些对于日本料理已经非常熟悉的人来说,这场寿司盛会莫过于不屑一谈。老实说,我并不是很会品尝日本料理,也只不过光顾过sakae sushi三次,但真的可以发觉到很大的分别。“一分钱一分货” 这句话不是假的,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用一百元买一件衣服,而有些人则用35元买一件衣服?布料素质,设计风格,已经可以决定它的身价,道理是一样的。

2009/04/10

Yo, yo! Everworkster!

最近很忙,精疲力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然后又死不去的感觉,无可奈何,那遭透的主机房早上每天都会down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然后那些人就会不断打电话来投诉,说服务差啦、业务受影响啦、email很重要啦、网页不能不操作。我懂,这些我比你们更懂,问题是主机房养的那些猪头不能解决他们网络的DOS attack啊,难道我很希望每天早上听到你们的抱怨声。

他们就像一张张的催命符,随时可以夺去一天的精力,那该死的手机犹如计时炸弹,有时会在梦里突然咋醒,仿佛索命的冤魂讨债,不同的是他们在索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那个有"dot"的女人是最经典的,她说:I‘ve given your company quite a number of business, please take the necessary action and solve the problem. Client called and scold me, I can't afford the website down even one hour. 她的programmer更加了解她的脾气,"everything for her is urgent",我们两人会心一笑。

已经连续三个星期,都是DOS attack,每次发生问题,我都会向主机房的支援人员要
incident report,而且最近频密的突发事件很明显看得出他们是否在工作,真的很难想象他们的报告竟然千篇一律,修改的只是日期和时间,有一份报告的日期竟然是2007年的,果然是养着一群猪头在这么大的主机房。在前天,DOS attack依然在上班时间爆发,那些猪头关了一个又一个的subnet竟然忘了开回,结果……结果网络down了4个钟,已经气暴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

2009/04/02

赴一场末日预言之说

昨晚和小猪去看电影,一部富有宗教色彩的惊悚片,提醒了我关于启示录的叙述。影片有三幕重大灾难,因为太逼真,加上音响的配合,为这部戏加分了许多。
第一幕灾难:飞机失控坠落撞向马路上的车辆,产生大爆炸,受难者全身着火,呼号求助。
第二幕灾难:地下铁道移位,火车失控撞向下一站停驻的火车,两辆火车相撞造成火车倒塌,受难者如粉一般丧失生命。
当然这些都是电脑技术做成的,逼真度达85%。
第三幕灾难:天灾,太阳的热能引爆四周的行星毁灭,镜头出现美国造大火阡灭。

个人觉得这部戏的结尾有浓厚的宗教元素,Nicholas Cage在戏里头饰演小男孩Caleb的父亲,名字叫John,启示录的写作者正好是John (约翰),不谋而合。启示录里记载的预言大多数都与火有关,8章7~10节: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冰雹和混杂着血的火,投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烧掉了,树的三分之一烧掉了,所有的青草也烧掉了。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一座好像燃烧着的大山,投在海里。海的三分之一变成了血,海里受造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毁坏了三分之一。第三位天使吹号,就有一颗燃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一样,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上,和众水的泉源上。

电影的片尾由四位天使带领两位被拣选的小孩Caleb和Abby到新的生存星球,他们身穿白衣,吻合了启示录7章14节:“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他们用羊羔的血,把自己的衣袍洗洁白了。Caleb和Abby朝着一棵高大的白树奔跑,白树的出现,就好像是伊甸园的生命树(创世纪2章9节),而两个小孩象征生命的源头,仿佛让我看见了亚当和夏娃的影子。

故事大纲:

一位教授在無意間發現了最驚駭人的末日預言,這會真的是宇宙間最後一個預言嗎?儘管沒人人相信他所發現的這個可怕預言,但他仍企圖力挽狂瀾,阻止它發生!尽管没人人相信他所发现的这个可怕预言,但他仍企图力挽狂澜,阻止它发生!

1959年,在波士頓一所新開辦的小學,老師要求一群學生畫出他們想像中的未來,然後把所有的畫都放進時空膠囊中上鎖,預計保存50年後才開啟,但是其中有個神秘的女孩,在她的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數字,她說是有個看不見的人輕聲告訴她的。 1959年,在波士顿一所新开办的小学,老师要求一群学生画出他们想像中的未来,然后把所有的画都放进时空胶囊中上锁,预计保存50年后才开启,但是其中有个神秘的女孩,在她的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她说是有个看不见的人轻声告诉她的。

過了半個世紀後,另一代的小學生打開時空膠囊看內容,卡雷柯斯勒(錢德勒坎特布瑞飾演)拿到了當年小女孩寫滿數字的紙條,結果是卡雷的天體物理學家父親約翰柯斯勒(尼可拉斯凱吉飾演)得到了驚人的發現:這些數字準確地預言了過去50年的每一場重大災難。过了半个世纪后,另一代的小学生打开时空胶囊看内容,卡雷柯斯勒(钱德勒坎特布瑞饰演)拿到了当年小女孩写满数字的纸条,结果是卡雷的天体物理学家父亲约翰柯斯勒(尼可拉斯凯吉饰演)得到了惊人的发现:这些数字准确地预言了过去50年的每一场重大灾难。 約翰繼續抽絲剝繭,發現這些數字還預言了另外三場災難,其中的最後一場就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世界末日。约翰继续抽丝剥茧,发现这些数字还预言了另外三场灾难,其中的最后一场就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世界末日。

約翰試圖警告相關當局即將有災難發生,但是官方卻不予理會,而他在發現卡雷可能和這個謎團有關之後,也開始愈來愈害怕了。约翰试图警告相关当局即将有灾难发生,但是官方却不予理会,而他在发现卡雷可能和这个谜团有关之后,也开始愈来愈害怕了。

他找來當年寫下預言女學生的女兒黛安娜韋倫(蘿絲拜恩飾演)和孫女愛碧韋倫(蕾拉羅賓森飾演),協助他阻止這場世界末日的大災難發生。他找来当年写下预言女学生的女儿黛安娜韦伦(萝丝拜恩饰演)和孙女爱碧韦伦(蕾拉罗宾森饰演),协助他阻止这场世界末日的大灾难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