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30

牵手

一次从机场的轻快铁下车,里头的人还没出去,外面的人潮就拥了进来。我本来还是跟在老公后面,就因这人潮把我逼退了几步,当脚步稳下来,却不见老公的踪影,这下心有点慌,嘀咕着他怎么走的那么快,忽然手就被人拉住了,不用回头就知这个温暖的大手就是他。“我以为你不知走到哪儿了……”还是忍不住要埋怨他。

“不见你我哪会自己走呢?还是把你拉住好”他握住我的手。

“是啊,小心我会不见的”我握了握他大手。

牵手的感觉就是这么美好,我们都喜欢这种感觉。

每次看到路人牵手走路,不管老的少的,心中都有着感动。那牵手的画面是很温馨的,是力量和爱的传递。不能接受两个男人手牵手一起走,那会使牵手的意义尽失,朋友就说我偏见,女人可以牵手,男人为何就不可牵手呢?我想我比较接受女人牵手的友爱,不能接受男人牵手的友爱,因为男人是刚阳的吧!

我尝告诉他,喜欢他牵我的手。

年轻恋人时“十指紧扣”是甜蜜。

从拍拖到结婚,他去哪里都一定要牵着我的手。十指紧扣让我们彼此承诺。从此以后要风雨同路,风风雨雨都不放开手,十指紧扣是一种比诺言更坚定跟质朴的承诺。牵手是力量的传递,代表互相扶持,也是默契和承诺,是爱的佐证。

曾经跟他冷战是各走各的,那滋味真难受,孤独爬上心头。还会越走越慢,落在他后头。还好他都等在我前头,一言不发就牵着我的手走,每一次我心里的不满就投降在他温暖的大手里。

愿天下的老夫老妻在彼此的手不再娇嫩柔滑时,彼此已鸡皮鹤发时,还能互牵着干瘪的手,执子之手相携走到暮年那就是与子偕老的真谛了。

文:叶玉卿
摘自《星洲日报》星云2011年1月27日

正是,瘦尽灯花又一宵,倩魂销尽夕阳前……

2011/01/27

天天好天

继《大日子》,《初恋红豆冰》后,本土另一巨片《天天好天》。相比之下,这3部片子都是走温馨路线,究竟是趋势,还是制片商利图商机,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本土电影有着浓厚的信息传达给观众,我看《天》的那场是满场,超过一半是uncle, aunty,一部分是儿童。一部电影可以吸引到不同年龄层的观众,已经是成功的一半,接下来就看票房了。

电影的轴心围绕在一家安老院,从而衍生亲子、亲情、两性关系。

亲子:
福妈(祖母),阿福(儿子),阿Boy(孙子)
福建面(外公),林凤娇(女儿),子欣(孙女)
广府炒,林主任(基本上没有血缘关系)
经典台词1:如果当一天儿子能让不认识的老人家高兴,那么长途奔波也不算辛苦。
经典台词2:孝顺和肥瘦没关系,因为在无论肥瘦都应该孝顺爸妈。

亲情:
三代祖孙情,福妈患有老人痴呆症,阿福喝“辣凉茶”,“妈妈褒了整天,好辛苦,不论味道如何都不会浪费…“ 。福妈失踪,阿福惊慌 “我只剩下一个妈和一个儿子”。我看到乡下小孩乃秉持的孝顺礼仪,如剧情所言孝顺和肥瘦没关系,孝顺和乡下城市没关系,在伦理每个人都应该孝顺父母,如林主任在运动会台上致词:父母只能看见我们的前半生,而我们只能看见父母的后半生。

福建面患上乳癌,趁自己还有些许时间,煮没有下薄荷叶的asam laksa给儿女吃,因为女儿林凤娇不喜欢薄荷,父母永远记得儿女生活的小细节,但是有多少儿女会去留意父母生活的小细节呢?孙女子欣不喜欢阿公,夺回阿公用她的汤匙,到后来祖孙情慢慢建立了,阿公拿春联给孙女,“这是今年的,明年的,后年的,大后年的…” 子欣问妈妈凤娇一个人可以活到几岁,最后舍不得阿公而离家乘坐火车到玻璃市找阿公。

两性:
爱情可以999朵奢华求婚,也可以一辆没有冷气陈旧罗里,打开车窗比开篷跑车更通风,爱情是roti kosong, roti telur, roti naan, roti tissu各一件,爱情是需要煤气炒菜时有用不尽的煤气桶备用,爱情是放心托付最重要的给对方,自己可以无牵挂去打拼。



《彩虹的家》
词:Aric何志健
曲:李伟菘 许小珊

在雨中撑着一把伞
泪流的是那么疯狂
这一刻 多漫长
只有风儿 陪伴
去寻找梦想的 地方
掩饰着所有的 不安
想靠在你 肩膀
细诉我的 情感

曙光可为我 疗伤
雨下后 会不会一样
这段路有很多急转弯
手握着手说不要慌张
你看到彩虹的家
在心中有没有答案
所有的事别往心里转
走出黑暗面对着变化

勇敢 实现 走到天边
背包藏着对你的思念
和你 拥抱 那一瞬间
就算昨天(就算明天)
永远永远都不会改变

2011/01/23

收买人心

前同事艾德文移师到Mlink进展工作得到Domino Pizza款待一事竟从此对Domino Pizza闻之色变,成为同事间午餐的话题,没想到同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我和另外3位同事身上,而这次是被老板“摆上台”。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话说那天接到老板通知,需要几位“得力助手”到客户M公司协助公司有份参与的“大”方案,详情不明,老板拍胸口直说不是做kuli、不是卖猪仔、不是承包(outsource)。对于这来历不明的工事,心里有种莫名的黑暗。星期五午餐后,4个人,3辆车浩浩荡荡出发。


抵达后,见面不如闻名的客户王先生解释工作的细节,其实很简单,用劳力就可以解决的眼见手板功夫,把一张张sim卡插入modem,装上power adapter,装上serial cable,8架一组,备用。复杂的是发送信息,王先生的资料库与硬体的平台组织方式容易混淆,发过一轮,我投降了,一轮折腾后王先生叫我们先用晚餐(当时8.30pm),晚餐竟然是Domino Pizza,大中小批萨各一个,每一种都不同口味。

不间歇地在用完晚餐继续组装,发信息,务必在最短的时间把工事昨晚,回家过个好周末,岂料MTN老板忽然来督工,表面功夫十分得体,“来,大家幸苦了,我打包鱼翅羹给大家宵夜,还有米粉。“后来我们发现,这所谓的慰劳宵夜餐原来是他在外头吃不完打包回来收买人心的余温小菜。

2011/01/17

生辰纪念


过了这个12号,代表我的年龄需要用4张来计算。如果钞票像年龄—有增无减,何尝不是件乐事。今年的第4个蛋糕将会在老家和外甥们一起切,以这样的情形,蛋糕许我4个愿望,我不贪心,4个都是同样的愿望,愿望唯恐说不出,可是托米却最清楚我脑袋里想要卖的葫芦,在我吹灭托米第二个蛋糕的蜡烛之前,他先说了我的生日愿望。好一个托米,不枉我为你吐两根肋。

面子书的祝福,电话传来的祝福,再次谢谢大家的关怀。K说:送你包包,希望你带着慢慢的幸福回到KL。Fred说:送你笔记本,希望你把最美好的记忆写下来。我说:我希望我可以装的,我可以承载在,我可以负荷的,将会是最美好的,不贪心,就是希望一个短暂的永恒。(短暂的永恒?永恒的短暂?)

一早踏进公司,同事小雯大声说到“Darren, clients complaint all servers cannot access!” 一颗心好像从巴黎跌入西伯利亚,oh my god公司也给了我一份大礼,一定又有大件事了,真如我先见之明,问题没有折腾半天终究不能解决,那些call来投诉的真的不识趣,所以有些为了避免这种有趣的情况,会self declared放假一天。

爱迪生在30岁发明留声机、瓦特在30岁发明蒸汽机、英国大卫在30岁的发明可折叠的轿车、数学家冯·诺依曼在30岁成为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最年轻的教授、戴伦在30岁得以解脱,认真的规划接下来将面对的日子。

2011/01/04

元旦过后

一场假期的激情后,是时候整顿心情重新冲刺,凌乱的睡房,蛛丝毛发的地板,啊…好久没有打扫了,我的心情和凌乱的睡房似乎相当有默契,东一堆衣服,西一叠书册,随手抓一把地上落发,丢了就算,我未曾这样懒惰,重心失去平衡,似乎轻轻一碰即倒。

郭敖说:
事实和梦想只是两条平行的线,
只要规则被打破了,
就会碰撞出火花,
交织成绚丽的风景,
涂鸦在时间烙印上的划痕,
用来祭奠这一场故事的开始和谢幕。

有时候不了解本质的人,是快乐的。而能够假装不知道真相,不了解本质的人,就可以守候着自己的幸福身旁,没有人愿意去撕破那层薄薄的纸张,泪水溅落在上边,侵蚀了一个洞,窥探到了局部的悲伤,我的心神已经无处安放,一个心向另外的一个空间飞翔,一个无法穿越而无法抵达的向往。

因为一次流离,就像一只四处栖息的鸟,落不下的朝夕,醒不来的晨意,一场华丽的梦,开满鲜花的大海,分不清哪里是幻影,我在等待,黎明前的宣判,雨后的彩虹。

2011/01/03

南下北上

这趟南下新国北上古城是为探访也是解脱心灵的枷锁,感谢托米圆了这趟旅程。第一次在国外庆祝圣诞,纵使在地铁错过了倒数的璀璨时刻,却是30年以来最温馨的圣诞。大致上行程有点仓促,在途中出现一些小插曲,在巴士遗漏水壶的遗憾,戴了近两年的贴身石牌跌碎的地上的震撼,在三温室徘徊的茫然。仅仅一天时间,我在Dhoby Ghaut转站做了5次转车,因为从北部义顺到南部牛车水,再去滨海湾,兜兜转转的在人群里檫肩而过。

走在人群里寻找那旋律般的美感,跟着脚步的节奏,捕捉那双深遂的眼睛,我尝试把歌曲融入心扉,一首量身定做的音乐,跟着心跳的节拍,我给它谱上了心灵的音响。

隔着一座海峡是两国的边界,搭建了长堤,始终无法贯通两国的和睦。马六甲的鸡饭粒,娘惹糕,cendol,satay celup,仍然那么道地,无穷的滋味好像昨天才发生似的,却是一年前的事。三游古城,不变的是K,不变的是历史文物。纪念茶馆,暂时灵柩,荷兰老街,感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三访St. Xavier教堂,在圣子肖像前拍下此照,属这趟南下北上最富有意义的照片,象征我们的手足之情蒙上帝的祝福。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id=721411723&aid=26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