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17

獻給 “1980~1989”出生的人”

说好了,只能看,不许哭啊。 谨此献给“1980~1989”出生的人----当我们回首往事

我还在想象着我的18岁,可我却马上30岁了!真的吗?不愿意去想,但不得不面对。曾经的年少轻狂,早已荡然无存。曾经的花样年华,早已悄然而逝。80后的我们已经开始站在了20岁的尾巴上,面对三十而立,还有多少人可以昂着头,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依然年轻?是的,年轻就是资本,面对着90后的异军突起,80后的我们是否还年轻?

  曾经,骄傲的我们都怀抱着崇高的理想,奔走在陌生的城市,只为寻找内心深处最真的梦想。曾经,生活得再艰难,都会想着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取得成功。曾经,单纯的认为,就算很小很小的一个房间,都可以经营自己最美的爱情。当事业依然碌碌无为的时候,当爱情变得虚无缥缈的时候,80后的我们,是不是依然还会说,年轻不怕失败?

  终有一天,我才发现,原来,80后的我们,都早已经老去。我们不再轻狂,我们不再潇洒,我们不再坦荡,我们不再微笑,我们有的是对于生活的压力,我们有的是对于婚姻的恐惧,我们有的是对于未来的失望,我们有的是对于困难的却步。

  每天起床的时间从中午12点变成早上7点,睡觉的时间从凌晨2点变成了晚上11点;
  我们奔三的80后,
  开始工作,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我们奔三的80后,
  下班路过学校,看见学校放学,我们会怀念我们上学的时候
  我们奔三的80后,
  见到亲戚朋友,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几分,更多的是问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
  我们奔三的80后,
  聊天的话题,从各种网络游戏变成汽车、房子,吃饭的时候讨论的往往是他准备结婚,她哪年结婚;
  我们奔三的80后,
  每天不再感叹学校有多少作业做不完,开始感叹油价、房价涨的有多快;
  我们奔三的80后,
 

 不再乱买东西,月底开始算计这个月还了信用卡,还了房贷,还剩下多少钱;
  我们奔三的80后,
  渐渐地讨厌酒吧、KTV,喜欢亲近自然,喜欢健康的生活方式;
  我们奔三的80后,
  偶尔会有寂寞,偶尔会挂念一个人;
  我们奔三的80后,
  我们开始追逐梦想,不会再轻易流泪,不会再为了一点挫折而放弃;
  我们奔三的80后,
  没有了年少的轻狂,把遇到的挫折困难都当成一种人生的阅历,试着去包容,试着去忍耐;
  我们奔三的80后,
  回想起曾经,我们做过了太多的错事,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们总在后悔,可是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那个曾经纯真的年代了。当我们被社会上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我们渴望曾经的那份爱,渴望每天下班了能有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我们需要一个人来为我们分担些东西。我们在一条伟大的航路上,我们需要有人为我们鼓劲,也许我们偶尔累到会想放弃,可是当我们想到身边还有一个让我们牵挂的人,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我相信总有一个能够停靠的彼岸。
  我们奔三的80后,
  我们隐身上QQ 看看谁在线呢 看见熟悉的人 想说点什么 究竟又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纠结着 我们把空间刷新了一遍又一遍 看看谁更新心情了;
  我们奔三的80后,
  烦恼的时候不再发牢骚,
  我们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听着,这很现实又很虚伪的世界;
  我们奔三的80后,
  明明很想哭,却还在笑。
  明明很在乎,却装作无所谓。
  明明很想留下,却坚定的说要离开。
  明明很痛苦,却偏偏说自己很幸福。
  明明忘不掉,却说已经忘了。
  明明放不下,却说他是他,我是我。
  明明舍不得,却说我已经受够了。
  明明说的是违心的假话,却说那是自己的真心话。
  明明眼泪都快溢出眼眶,却高昂着头。
  明明已经无法挽回,却依旧执着。
  明明知道自己很受伤,却说你不必觉得欠我的。
  明明这样『伪装』着很累,却还得依旧……
  为的只是隐藏起自己的脆弱,即使很难过,也会装的无所谓,只是不愿别人看见自己的伤口,不想让自己周围的人但心,不想让别人同情自己,只想在心底独自承受,虽然心疼的难以呼吸,却笑着告诉所有人“我没事的!”然后静下来时,自己便笑话自己,何必把自己伪装的那么坚强?好像自己可以承受所有的苦难…呵呵,这好累…好累………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莫名地心情不好,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发呆,怀念着逝去的人和事。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觉得心情烦躁,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心里闷得发慌,拼命想寻找一个出口。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发现身边的人都不了解自己,面对着身边的人,突然觉得说不出话。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感觉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你曾经一直坚持的东西一夜之间面目全非。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很想逃离现在的生活,想不顾一切收拾自己简单的行李去流浪。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别人突然对你说:我觉得你变了。然后,自己开始百感交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希望时间为你停下来,就这样一直和喜欢的人地老天荒。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在自己脆弱的时候,想一个人躲起来,不愿别人看到自己的伤口。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很想哭,却难过得哭不出来。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觉得寂寞深入骨髓。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走过熟悉的街角,看到熟悉的背影,突然就想起一个人的脸。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明明自己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却不知道怎样表达。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火,很想找个人发泄,很想大声喊出来。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觉得自己其实一无所有,仿佛被世界抛弃。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明明自己身边很多朋友,却依然觉得孤单。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很想放纵自己,希望自己彻彻底底醉一次。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自己的梦想很多,却力不从心。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常常找不到事情做,无聊得无所适从。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找不到自己,把自己弄丢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厌倦”的情绪,觉得自己很累很累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面对未来,迷茫得不知所措。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发现自己突然老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听到一首老歌,就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希望能找个人好好疼爱自己,渴望一种安全感。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别人误解了自己但懒得去解释,自己在心里闷得慌。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常常在回忆里挣扎,有很多过去无法释怀。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很想自己有个家,有个可以避风的港湾。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渴望被人理解,渴望别人的关怀,渴望一份简单的快乐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自己却无能为力。
  ……
  我们奔三的80后,
  在无奈中慢慢老去的,有你,也有我。  
我不禁感叹:原来,80后的我们都早已老去,只是我们一直不愿意服老。
  “今天,之所以区别于昨天,恰恰是因为昨天的感受依然在我心中。”
写的太好了,正是我们80后的心声。

2013/05/13

大选过后

文:林俊仁牧师

想讲一些大家也许不爱听的话。大选过后,很多人会生病,不是身体的病,而是心灵的。无论如何,大家要振作起来,日子要照过,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等候适当的时机来到。

我想分享一点学习,作为这次大选后很重要的经验,好让大家思想。为什么我们会败?

1,我们要是无法更换SPR,真的选他一百年可能都无法胜选。幽灵选民的问题非常严重。事实上,若不是幽灵选民,投给BN的票数与民联的差距是很大的。SPR几乎是防不慎防,他们想尽办法就是要改成绩,赢的可以变成输。连B14他们都敢改。

2,Pacaba真的有很大的关系,不断听到Pacaba出状况的事件发生。甚至有些选区完全没有民联的Pacaba,或不够。在我的选区,有民联的候选人,到最后数天还在找Pacaba,这绝对是一个问题。我发现,反对党需要花更多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当然,某些候选人缺乏竞选经验也有关系。反对党不断想攻,但忘了守(守票根)。

3,为什么政府以及SPR都不怕你知道他的手段?纳吉根本就争眼说瞎话,SPR的主席一点惧怕都没有。外劳光天化日下一车一车的送来,针对B14的问题,SPR也不怕你告他上法庭,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不只控制了选举制度,同时也是控制了司法。你根本就告他不进!

好了,马来西亚的朋友们,任你喊破喉咙,上街示威,根本也都救不了马来西亚。因为他们还掌控了军警。要是老马,他早就出动来个矛草行动2.0。不要忘记了,当安华被捉拿时在KL发生的示威中,老马采用他向来拿手的政策,叫铁腕政策,水炮车,催泪弹,内安法令,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我还是上街!但真的,我只能告诉你马来西亚的朋友,当我这样写的时候是很危险的,我很明白。邱光耀讲的话中,有一点肯定不对,记得他说过,马来西亚改革是不必流血的!为什么我说他错呢?读这句话的人,自己思考吧!我还有老婆孩子,老父母快要八十了。真的,我还没有看过一个完全腐败的政府,能用选票把他拉下来!你告诉我那一个国家?

现在你面对的,不是一个民主的政府,而是一个腐败并且到一个极点,他掌控了所有你国家最重要的机制,包括选委会、军警及反贪委员会。所以老马老神再再,纳吉选前面不改色!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一定会赢。

我们可以从菲律宾看一个事实,他们换来换去,都换到腐败,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把整个政权完完全全的拉下马。可怜的菲律宾人,他们被政府长期压逼,许多老百姓连吃饭都成问题。而政府高官见好就吃,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马来西亚若不改變,将走向菲律宾的命运;而他在四十年前却是亚洲国家中最富有的一个。

针对那些还在梦中,说“谁当家都一样”,“BN很好”的人,我已经懒得叫醒他们。就让他们在睡梦中被吃到清光再说吧!

好了!林俊仁应该休息了!我没有放弃,大家也不要放弃,但我也还必须全心在我的事奉上。求慈爱的天父,赐给我们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阿门!

2013/02/21

爬格子那回事



我觉得写文章和炒菜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写文章需要灵感 (炒菜需要材料)
写文章需要遣词用字得宜 (炒菜需要锅、煤气)
写文章需要轴心课题 (炒菜需要色香味俱全)
好的文章会有读者欣赏,好的菜肴会有人懂得品尝

我在下笔的时候需要一段时间斟酌文章的架构
就像我在煮一道菜之前需要准备所需要的材料

我不常写文章,因为灵感酝酿的过程比酵母发酵酒精的时间更长,
除非是那半痴不灵的鼻子嗅到一些灵感,再加上少许的愁善感为引,
幸运的话可以编一篇文章出来,不然就胎死腹中。

一篇文章,由视觉和价值观去评价,
一道菜,由味觉去品尝。

在形式上两者截然不同,在意境上却不谋而合。

2013/01/01

追思礼拜之述史


感谢姻亲戚友有的慰问,以及拨出宝贵的时间出席我父亲的追思礼拜,我代表母亲,兄长,姐姐向大家致谢。

父亲入殓,隔着一道玻璃,也隔着两个世界。他一生穿过最华丽的西服,第一次是他结婚,最后一次是他入殓。凝视他冰冷的身躯,我曾一度错觉他的脉搏恢复跳动,原来那只是我对他深深的思念而产生的错觉。

在2011年11月20日,父亲带领全家受洗(除了大哥和二姐), 由甘牧师负责施洗,那是上帝的恩典实体化临到我家,从一个不认识上帝的人,到口称“阿们”。因为福音而改变了他的一生。我和三个姐姐在不同的时间接触到上帝,都因为父亲是道隔离的墙,所以无法把福音传到家里,在上帝拣选的时机,父亲这道墙打开了,感谢上帝,上帝的道高过人的理性。相比之下,我家的小孩就幸福多了,他们可以在家无肆高唱诗歌,可是在我却连圣经也要偷偷看。

有4件事是我永远记的:

第一,6岁久咳难愈,爸爸驾摩托车载我四处看医,西医中医看了好几家,花了不少钱,甚至尝试喝燕窝也不见其效,后来一位亲戚的特方救了一条小命。

第二,7岁无知淘气,嚷着要一副和邻居小朋友一模一样的电单车玩具,单车身左右各有一支操纵杆,悬接一对旋翼,张开后电单车变成直升机,我如愿以偿,现在想起儿时的幼稚和任性就有一股憎恨,一百元也许不是很大的数目,可是在那个时候,一百元也许是一家糊口的费用,也因如此对外甥侄女的淘气特别反感,对于他们的要求总不会于求于给。

第三,9岁办理转校,举家差点就搬迁到柔佛新山,后来搬不成又回到原来的小学,无法借贷书本,造成上学困难重重。父亲独力重整家园,虽然原来的欢笑少了,但是回到家的感觉很踏实。

第四,12岁领身份证,那是我起一次亲眼看到父亲的亲笔书写,和报生纸上我的中文名和生辰八字的字体是一模一样,一竖一勾生亢有力,我仿佛看到12年前刚出世的我,看到满怀期待地写下庾申年十二月……身份证象征一个小男孩已经长大,与父亲的关系就是 “越来越像你” 。

他,是很平凡的男人,过这平凡的一生,可是他是我不平凡的爸爸。

虽然我们现在暂时离别,但是我们一定会在那永生的国度里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