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04

老了…


如果爸爸还健在,我会每天搂抱他,
我会开车送他去打牌,偷偷塞点钱给他花。
如果爸爸还健在,我会在今年的父亲节,
订STARBUCKS星巴克VIA父亲节蛋糕送给他,
他超爱香醇的咖啡,以及甜到心坎的味道。
今年,你送什么给爸爸,跟我分享你的Idea,好吗?——摘自“吴若权好友俱乐部”

如果可以,许我送给爸爸20年的青春…
一切从鼻鼾声谈起,我庆幸在这20年听着爸爸的鼻鼾声入睡,在他中年奋斗期的睡觉鼻鼾声深亢而中气十足,是完全进入睡眠状态,尽管窗外的母猫在喧哗叫春,他高枕泰然;他现在乐龄阶段,他的鼻鼾声微弱,断断续续,時促时慢。他去年的病 http://dearren484.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15.html 是造成身体元气大伤的导因。近来发现他有早期老人痴呆症的症状,心情像晴朗的天空忽然密布黑云。

如果记忆无误,爸爸在1997年退休,在2004年正式结束他的副业。那么他真正停下工作的步伐只是第7个年头,我不希望在这样的状况下度过晚年。我希望他还有很多个7年。他偶尔会看电视看到打瞌睡,他说他不累,只是在养神。对于政治、时事、金融的新闻,华社在本地的发展,他还是很敏感,他对人生的观点是 “以谦待人,以和为贵”。这八个字对我影响深远。

每个周末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检查他的营养补充盒,那是一星期7天早晚的分量,每次看到补充盒是空的,心里少许欣慰,因为他定时吃完准备的营养。Omega3可以预防老人痴呆症,希望现在不会太迟给他服食。

有4件事是我永远记的:第一,6岁久咳难愈,爸爸驾摩托车载我四处看医,西医中医看了好几家,花了不少钱,甚至尝试喝燕窝也不见其效,后来一位亲戚的特方救了一条小命,特方是黄梨煮糖水,去掉糖水只吃黄梨,这是长大后不喝冰水的原因。

第二,7岁淘气嚷着要一副和邻居小朋友一模一样的电单车玩具,单车身左右各有一支操纵杆,悬接一对旋翼,张开后电单车变成直升机,我如愿以偿,现在想起儿时的觑觎和任性就有一股憎恨,这是长大后不随意挥霍的雉形。也因为这样所以对外甥外甥女的叫嚷特别反感,说不就不。

第三,9岁的时候办理转校,举家差点就搬迁到柔佛新山,后来搬不成又回到小学办入校手续,由于贷书表格已经处理,造成小学3年级课本不全。小小的心灵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姐姐们的行李送去了又送回来,为什么之前的欢乐与笑容都不见了。当爸爸再次重整家园的时候,少了很多东西,比如床架,木橱这类大型的家私。长大了听母亲说起这段往事每每心有余悸,那是少了承诺,一个想拉我们全家一把的手转而成为推我们一把,母亲从此与娘家的关系破裂,她告诉我,“我们虽然穷,可是我们的志气不能穷”。

第四,12岁爸爸领着我去登记身份证,那是我起一次看到父亲的亲笔,报生纸上我的中文名和爸爸记录的生辰八字,一竖一勾生动有力,我仿佛看到12年前刚出世的我,看到满副期待的他写下庾申年十二月……身份证象征一个小男孩已经长大,与父亲的关系就是 “越来越像你” 。

他,是很平凡的男人,但是他是我不平凡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