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01

追思礼拜之述史


感谢姻亲戚友有的慰问,以及拨出宝贵的时间出席我父亲的追思礼拜,我代表母亲,兄长,姐姐向大家致谢。

父亲入殓,隔着一道玻璃,也隔着两个世界。他一生穿过最华丽的西服,第一次是他结婚,最后一次是他入殓。凝视他冰冷的身躯,我曾一度错觉他的脉搏恢复跳动,原来那只是我对他深深的思念而产生的错觉。

在2011年11月20日,父亲带领全家受洗(除了大哥和二姐), 由甘牧师负责施洗,那是上帝的恩典实体化临到我家,从一个不认识上帝的人,到口称“阿们”。因为福音而改变了他的一生。我和三个姐姐在不同的时间接触到上帝,都因为父亲是道隔离的墙,所以无法把福音传到家里,在上帝拣选的时机,父亲这道墙打开了,感谢上帝,上帝的道高过人的理性。相比之下,我家的小孩就幸福多了,他们可以在家无肆高唱诗歌,可是在我却连圣经也要偷偷看。

有4件事是我永远记的:

第一,6岁久咳难愈,爸爸驾摩托车载我四处看医,西医中医看了好几家,花了不少钱,甚至尝试喝燕窝也不见其效,后来一位亲戚的特方救了一条小命。

第二,7岁无知淘气,嚷着要一副和邻居小朋友一模一样的电单车玩具,单车身左右各有一支操纵杆,悬接一对旋翼,张开后电单车变成直升机,我如愿以偿,现在想起儿时的幼稚和任性就有一股憎恨,一百元也许不是很大的数目,可是在那个时候,一百元也许是一家糊口的费用,也因如此对外甥侄女的淘气特别反感,对于他们的要求总不会于求于给。

第三,9岁办理转校,举家差点就搬迁到柔佛新山,后来搬不成又回到原来的小学,无法借贷书本,造成上学困难重重。父亲独力重整家园,虽然原来的欢笑少了,但是回到家的感觉很踏实。

第四,12岁领身份证,那是我起一次亲眼看到父亲的亲笔书写,和报生纸上我的中文名和生辰八字的字体是一模一样,一竖一勾生亢有力,我仿佛看到12年前刚出世的我,看到满怀期待地写下庾申年十二月……身份证象征一个小男孩已经长大,与父亲的关系就是 “越来越像你” 。

他,是很平凡的男人,过这平凡的一生,可是他是我不平凡的爸爸。

虽然我们现在暂时离别,但是我们一定会在那永生的国度里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