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01

永远怀念

手握着楼梯,抬头仰望着父亲站在梯架上抹吊扇,准备接他扔下抹满了灰尘的布,我在下面负责清洗沾满灰尘的布,然后再掷上去给他,这样的动作需要重复几次,才能把三叶扇片抹干净。忽然父亲哼着那首熟悉的短诗  “何等恩典,你竟然在乎我;何等恩典,你宝血为我流;何等恩典,你以尊贵荣耀为我冠冕……” 我流泪,我好感动,不知道他竟然学会唱这首诗歌。我也跟着他的节奏唱起诗歌,可是嘴里发出的竟然是嘶哑的声音,张开眼睛一片漆黑,眼角是湿的。

中学时期偷偷阅读圣经的经历甚是刻骨铭心,我会在圣经的后面放一本较大的书遮盖,这样他就不会察觉。原因是父亲极度排斥基督,任何有关基督的刊物若出现在他的视线将被视为莫大的叛逆、不孝,轻则臭骂一顿,重则巴掌几下。这种偷鸡摸狗的阅读经历持续了三年八个月,阅读整本圣经完毕,我已经二十三岁,他五十三岁。

爸爸不见了!母亲很着急,叫我们兄弟姐妹分头去找,哥哥去阿全叔叔的家找爸爸,大姐二姐去茶餐室,母亲和我在附近的地方四处打听,找了大半个下午,终于看到父亲的上半身浮在一条水沟里,母亲赶紧去请邻居帮忙把父亲拉上来,他的脸色苍白,身体僵硬、浮肿,似乎已经死了好几天,母亲和我哭得泪如雨下,不知所措。僵硬冰冷的身体忽然慢慢动了起来,大家以为是尸变,胆小的跑了,好事的留下看热闹,父亲一脸错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以为自己午睡醒。  

我大声欢呼,可是欢呼声竟然是婴儿般的笑声,不管说什么都是咿呀咿呀,我竟然是个小孩儿,父亲抱起我的小身躯放在他肩头上,欢欢喜喜步行回家。张开眼睛仍然张开眼睛一片漆黑,再次梦见父亲,心里一丝余悸。

父亲在七十岁信主,是恩典跨越门槛进入我家。恩典是什么?恩典是原本不配得到的,因为神的应许而得到。父亲就像是一道无形的门槛,不让主基督进来,我们兄弟姐妹各自在不同的情况接触到基督,也各自接受基督为生命救主。我们不是基督原生家庭,这样的际遇实属恩典。上帝的安排却是美好的,当上帝把阻饶转变成顺理成章,任何人都不能拒绝上帝的恩典。

经历半个世纪都在劳动的人要适应体力上的逐渐衰退是件残酷的事实。第一次滑倒头颅缝11针是惊险,第二次滑倒伤及骨盆是致命。父亲无法走动,他只能坐和躺,他坐在懒人椅上跟我说他要出去买东西,我哽塞问他要吃什么我就去买,他别过头去思考了一阵,又再次说他要出去买东西,我拍拍他的手臂,重复刚才说的话。事实上医生说他复原的机率很底,除非动手术。他还患了老人痴呆症,有时候他对着我叫哥哥的名字,有时候他说外甥是我的同学,有时候他问我是谁?

第三次梦见爸爸,他的状况和现实的一样,坐在懒人椅傻傻看着我。张开眼睛,眼角仍然有泪痕,每一次的眼泪都是回肠荡气,感动的是父亲得以卸下一生的重担,得到救赎的回馈。感动的是上帝巧妙的安排,让父亲信主并听到福音。在他的追思会上我说:他是很平凡的男人,可是他是最了不起父亲。

爸,我在天堂怀念您。

1 comment:

darrenoway said...

好感人,爸爸议定以你为傲!